道德经:第四至六章
  发布日期:2018-09-03    浏览次数:523次     字体大小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第四章

道冲而用之或不盈,渊兮似万物之宗。锉其兑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,湛兮似或存。吾不知谁之子,象帝之先。


今译:大“道”空虚开形,但它的作用又是无穷无尽。深远啊!它好象万物的祖宗。消磨它的锋锐,消除它的纷扰,调和它的光辉,混同于尘垢。隐没不见啊,又好象实际

存在。我不知道它是谁的后代,似乎是天帝的祖先。



第五章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天地之间,其犹橐龠乎?虚而不屈,动而愈出。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


今译: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,它没有仁爱,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,任凭万物自生自灭。圣人也是没有仁受的,也同样像刍狗那样对待百姓,任凭人们自作自

天地之间,岂不像个风箱一样吗?它空虚而不枯竭,越鼓动风就越多,生生不息。政令繁多反而更加使人困惑,更行不通,不如保持虚静。



第六章

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。玄牝之门,是谓天地根。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


今译:生养天地万物的道(谷神)是永恒长存的,这叫做玄妙的母性。玄妙母体的生育之产门,这就是天地的根本。连绵不绝啊!它就是这样不断的永存,作用是无穷无尽

的。


分享到:0
Copyright © 2021 河南中之源酒业有限公司(www.daogejing123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18043794号 技术支持:中域在线
400-0899-661